校庆抒怀之六 走到哪里都是你的孩子
    发布时间:2019-11-29    作者:外校网站管理员    来源:外校网站管理员    查看: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本文字及图片不得转载
     走到哪里都是你的孩子
     
    母校1964年建校,我2004年毕业,今年是2014年。
    母校迎来50年校庆,而我毕业也已整整十年了。十年!一切仿佛还在昨天。
    十年间,就像徐老师在我毕业时写给我的那段话一样,我一去南国,再去异邦,如今偏安于离武汉4小时高铁的南方一城,默默地耕耘着自己的日子,与文字为伍。
    但是,每年仅有的一次回家探亲,我仍然坚持回校看看老师,就像回娘家一样。我们天南海北地散了,老师们却还在原地守望。十年来,眼看着老师们悄悄变老,看着他们的孩子,我们的学弟学妹迅速长大,看着曾经承载着我们最美青春的校园风景一点点变得认不出。其实很惆怅,仿佛被拆掉的教学楼,被加高的大门,都把属于我们的记忆给抹去了。只剩下门外的“八加八”和永远作陪的六十八中仍残存着那时我们对校外风景的美好窥探。
    在中山公园下车,径直转弯走进万松园路,奔向熟悉的校门,就像曾经一样。可是,路旁的风景已不复如初,当初那个每周日晚大包小包赶往学校,担心着晚自习考试的自己,也已经变成母校最熟悉的陌生人。
    但是,在这十年间,无论我走到哪里,只要传来母校的消息,依然会忍不住努力表白和她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供职的报社曾做过一期全国最牛中学的盘点,武汉外国语学校赫然在列。当报社里来自湖北的同事们听说我毕业于这所神一样的学校时,纷纷向我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曾考过而没考上)。每当这时,一向低调的我也不再掩饰自己满满的骄傲。
     
    1998年进校。好像很久远的样子。那是一个真正百里挑一的年代。那时的我们,入学考试还只考语文数学,在饭堂打饭掏出的还是印有小鸭子的脏兮兮的粉色饭票,吃饭用的是自己随身带的饭盒,会和每天分发给我们垃圾袋、夜深来敲门打断夜谈的生活老师吵架,也会在草坪上开篝火晚会,在报告厅公演课本剧。
    我很庆幸,自己能在形成良好学习习惯和公正开阔世界观的最佳年龄,待在武外。这么多年后,当我在教育领域做了记者,探讨过太多西方的优质教育之后,回首自己的中学生活,才知道自己当年有多么幸运。
    我们在连ABC都认不全的时候就接受了小班式全英教学;在全中国的同龄人都在死记硬背Fine thank you and you时已经有机会大量接触海外原版听力材料;我们习惯了抱着复读机(现在的孩子们估计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复读机了)在每一个清晨一句句模仿语音语调,等着老师在《新概念》的课文上方划个红红的A;也习惯了在其他中学生连老外都不常见的环境下,和外教一起搞Christmas party,出国游学增长见识。如今,全国上下红红火火的国际班拉近了校际之间的距离,而在当年,学校已有如此领先的培养观念,使得毕业后的我们在语言认知和国际素养上得以先行一步。
    最想感谢的是我的老师们。他们用最大的善意小心保护着严重偏科的我,发挥我的特长,鼓励我的成长,让我有足够的勇气相信自己是具备武外气质的武外人,走出校门能不给母校丢脸。
    我从来都不是能登上校道状元榜的人物,也从来都不是被老师津津乐道多少年的优秀学生。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武外人,默默地享受着这所一流的学校和一流的同伴的润泽,享受着刺激而奋进的peer pressure。当年一起走过青葱岁月的我的同学们,如果要搞起毕业十年聚会,在美国可能比在武汉来得更齐。
    所以我想说,当一所学校,走出去的大多数(而不仅是天资卓越的一小撮),都能散发着卓越而独特的气质,带着某种良好的共性和烙印,那么这所学校,一定是值得尊敬的。毕竟,教育的本质,是为了让人幸福,而不是让人成功。
    大言不惭地说,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上最好的中学,然后从这所中学走向最好的大学。就像那个著名的段子:从小一直为将来选清华还是北大而发愁,后来证明自己真的想太多。当然我没能去到最好的大学,但是我想说的是,正是我所在的这所最好的中学,教会了我一个真理:世上很多事,没有最好,只有最适合。一如择校,一如就业,亦如婚姻。
     
    回到正题。受徐老师的嘱托,这篇文章是发给校刊的,写给母校50周年庆的话。每年回母校看望,徐老师都会特地送我最新一期的《菁菁校园》。我无从得知这份曾经倾注了我太多心血的校刊,现在还有多少人在看;如今的主编,是否还像我当年一样,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收稿,改稿,配插图,发稿费。听闻现在的学生已经用计算机软件熟练操作,也有了自己的国学社团和文化选课,让更多像当年的我一样的文学爱好者有了说话的权利和阵地。好生羡慕。
    在校刊做主编的经历,当时看来是偶然承错爱,但令人惊奇的是,它一次次在我进入大学新闻社担任主编,以及进入报社做记者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所中学的校刊,承载的是在校学生的气质与人文精神,传承的是学校的文化与价值取向。我感谢曾有这样的经历,真的。
     
    好久不写命题作文。不知现在的高考作文是否仍需要一个高大上的立意。姑且不能免俗地,但请相信是真诚地,向在我那金子般珍贵的六年里改换了我血液的母校,道一声生日快乐。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仍是你的孩子。
     
                                                        2004届学生 李杨(《新快报》记者)
                                                             20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