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抒怀之五 尚好的青春
    发布时间:2019-11-29    作者:外校网站管理员    来源:武汉外国语学校    查看: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本文字及图片不得转载
    尚好的青春
    罗梦云
     
            2014年2月26号下午,我在地球另一端的某地收到了徐继胜老师发来的QQ消息,“学校建校五十周年,你给校刊写篇文章吧”,一瞬间引发思绪万千。一方面很感谢徐老师的信任,毕竟离校已经五年,却承蒙老师仍然记得我;另一方面又仿佛有千万句话涌上了喉咙想要倾泻而出,可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阳光正好,屋内的暖气提供着充足的热量,我想了想,决定给自己泡一杯茶,然后将一切拉回十年前的2003年9月1号。
     
            那一年我冲破五千人的重围,和其他三百多名应届小学毕业生一起正式踏入外校的校园,开始新的学习和生活。那个时候外校对于我而言还是一个神圣的传说。在家长的概念传输中,进入外校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情,家里只要出了一个小孩进外校,那是一件全家都跟着沾光的事情。所以刚进入校园的我,也是怀揣着无比的憧憬和期待。而之后三年初中,一年半高中(后一年半已出国)的校园生活也印证了这一切,因为我能想到的,它所赐予给我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入学第一天的场景至今回想起来仍然是记忆犹新。因为当时阴差阳错的进入了德语班,所以也就进入了全年级唯一一个混合着小语种的班级。那是一个很特殊的团体,大家平时会自动分成德语班,法语班和英语班各自行动,但是关键时刻却又总能聚在一起发挥集体的力量。第一天入学时班主任带着我们参观学校,购买饭卡,然后大家轮流到讲台上做自我介绍。那个时候自己说了些什么其实早已忘记,但是那种进入一个新环境,认识新朋友的温暖的感觉却是一直铭记在心,每每想起来胸口仍会微微发热。而在这个班上我所收获的不仅是初中三年所获得的知识,更是这一辈子值得珍惜,值得拥有的朋友。
     
            之后在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我便出国上学,但是每次只要回国都一定会抽时间回外校看看。先和门口的保安软磨硬泡一番进入到校园里,然后把操场,食堂,和教学楼重新走一遍,看一看当时教过我的老师们,再来感叹一番现在在外校里上学的学弟学妹们的幸福。说来也奇怪,当时觉得很平淡的一些事情现在想起来却像是被回忆添加了不同的色彩,在岁月的照耀下,变得闪耀而令人怀念。
     
            说起为什么喜欢外校的原因,我想大概就是因为她的“特别”。而她的这份“特别”又源于多方面不同的因素。外语课小班授课,每个星期都有外教课,连用的教科书都和全市所有的学校不一样,每天早上教学楼的走廊上就会站满了背书的同学,那场景现在想起来都还让我觉得振奋人心。这是只有外校才有的独特风景,这是每一个外校学子都引以自豪的特别。还有外校独有的圣诞晚会。每年到了十月十一月份每个班就会开始筹备晚会的节目,而我们小语种班的同学除了参加自己的小语种晚会,也会偷偷溜进英语班的圣诞晚会,尽管听不太懂,却还是能和周围的人笑的一样开心。
     
     
            我也曾认真思考,记忆里最深刻的关于外校的画面是什么?我想我真的选不出最深刻的之一。她是一副绚烂无比的长卷画,上面画满了我在这个校园里留下的青春回忆,每一个人物,每一件事都息息相关,紧紧相连。外校,是当年每次九月开学之时校长雷打不动的“秋风送爽”开学词,是每一节课上面和老师的斗智斗勇,是每一场圣诞晚会和运动会上我们留下的欢笑与汗水,是每天中午最后一堂课下课铃一响大家就奔向食堂的“抢饭”大潮,是每天晚上在寝室里和同学的夜半聊天,或者是一人带一边耳机听着我们爱的CD,又或者一个不小心被生活老师抓到她们的房间去写检讨的日子,也是在图书馆里为了考试而奋战的时时刻刻,是我们一圈圈跑过的操场,是每天早上的早读,是中午午休时刻我们翻过的杂志,听过的歌,是食堂里如同零食天堂般存在的小卖部,是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里我们走过的路,是学校对面小巷里的好吃的麻辣烫和炸鸡排,是“顶好”文具店里买过的本子和笔,还有和老板的调侃,是离学校不远的“影音堂”和在它里面买过的CD和电影,是隔墙而立的中山公园,是教过我的每一位老师,是在这里认识的每一位同学,是空气里收藏着的属于不同人的秘密和心事,和在这里寸金如同寸光阴的回忆。
     
            对于我来说,外校是我永远的家。这个家,不是邮寄地址上面的“万松园路48号”,而是一种精神寄托,一种我随时可以随记忆而逃离让我短暂寄存的精神乌托邦。那里的阳光永远都在,那里的人们一直笑容灿烂,午睡起来最爱的人们仍在身边,时光美好的好像我们可以永远停留于此。她带给我的,是最珍贵的友谊,是最无价的回忆,是在我的人生道路上不可或缺的关于人格建立的基石,是每每想起“武汉外校”四个字都所在胸口升起的荣耀和骄傲。
           
            想起我当年初二之时才是母校的建校四十周年庆,如今十年一晃而过,光阴荏苒,逝去的青春一去不回,多庆幸还有属于我和外校独有的回忆仍在熠熠发光。今年迎来母校的五十周年庆,我相信,她仍年轻,仍然充满着活力,并且会越来越好。时光尚好,青春尚好,带着这份尚好的青春,再继续培育出一届又一届的精英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