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抒怀之三 怀念外校
    发布时间:2019-11-29    作者:外校网站管理员    来源:武汉外国语学校    查看: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本文字及图片不得转载

    怀念外校

    黎涵夫

    日记里记录了很多关于外校的往事,很多小事被我不厌其烦得反复提及。我曾经试图用轻松调侃的笔调来记录那些日子,可是经常写着心里就会抽搐一下,颇有些猝不及防。我一直相信,现在越来越笃定,外校那六年必定是我人生中最绚烂的六年。可是那些逝去的青春年少就像流星一样转瞬即逝,划过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晚上关上灯,我会不由自主得想起在外校遇到的每一个人,包括远在天堂看着我们的曹老师。有时闭上眼睛想想万松园或是太子湖校园里的每一条路,清晰如昨。一些人,一些事就这样慢慢浮现了上来,那是怎样一种魂牵梦绕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它就是让我长久的不能忘记。在那个不大不小的园子里,我经历了太多的欢乐与失落。那个园子见证了我的成长,我甚至把这份情感推到了园子外面的武汉广场和中山公园。

    外校不是简单可以用一些数字概括的,那些让我怀念至今的绝非那些辉煌的成绩,不过显然,单纯外校这个名字就足以让我们每个外校人骄傲。记得初中每次坐出租车去外校的时候,司机总是会问你是外校的学生啊,然后把我夸奖一番,我那时当然是不动声色却心中窃喜。后来去美国读书,经常听周围人说的一句话就是外校的就是外校的,当然这个外校是不是还包括其他外校我不得而知。有一次在图书馆看到张扬写的《年轻的战场》,里面也提到他对武汉外校学生的羡慕,我当时还有点小自豪的。我初中同座,当年物理课代表,饶老师的最爱,我们班最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贾同学(美国康奈尔大学工程博士)结婚的时候,新浪网还以才女大婚现最牛同学会为题头条报道了的。至于他老婆,更是我们班的大美女,现在在哈佛大学经济系读博士。她高三被耶鲁大学录取了,不用参加高考了,听说饶老师还落寞了好一阵子,怕状元没有了。可后来湖北省的理科状元不还是在我们班上,那就是被评为当年全国最帅理科状元的陈同学。饶老师也终于再一次有机会面对众多媒体侃侃而言,第二天的报纸全都是他的照片。据不完全统计,高中班五十位同学已有二十多位取得了博士学位,大多是世界前一百名高校毕业的。

    成绩归成绩,我印象最深刻的却还是外校的人文关怀,虽然大多是些“不太上得台面的关怀。比如高三我们一边上物理课一边看世界杯,为了怕被校长发现还把电视声音关了;晚自习大家不看新闻联播一起看流星花园和少年包青天,看完直接去食堂要二十串羊肉串加一包牛奶;高一上数学课部分同学躲在下面看流星花园漫画,然后高二的时候统一换成《梦里花落知多少》;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谈论最多的就是他喜欢她,她却喜欢另一个他,但是另一个他却不喜欢她之类的坊间八卦和雷人新闻。外校给人另一个印象就是极度的宽松自由,大家一边玩一边学。坊间传闻的一个活生生例子便是现在已毕业的中科大丁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高中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麻将(其实丁同学在古典诗词上的造诣也是颇高的)。另外,我还记得我高三那年为了饶老师不批条子让我回家的事和他大闹一场,但是最后自主招生的时候饶老师还是帮我说了不少好话,也算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一眨眼,那些疯疯闹闹,笑笑哭哭,癫癫狂狂的日子就这么过去十年了。

    也许彼此心中都有这样的情感,每次聚会大家都会把见面地点选在万松园外校门口(方便也是很大的一个原因)。每次我都会透过那扇门向里面望,似乎这样可以找回一点失落的曾经。当年破旧的教学楼早已不在,外校的很多老师我也都叫不上名字了,就是原来那破旧的大门也早已被换过。有几次,我执意走到那个曾经每个周末都要去的超市。那里还有十年前我经常买的光明酸奶,原味的,草莓味的或是橘子味的。酸酸的味道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只是十年后有些酸是酸在心里。

    昔日的同窗早已散落天涯,彼时年轻的老师也已为人父,外校门口的门卫都不知换过了多少茬,唯有门口的那条狭长小路一直没有变。外校那六年如同烟花般,腾空,散开,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些曾经被我们伤害过,爱过,恨过的人,夹杂着无数次让我们笑中还有泪的故事就这样被遗留在了十年的记忆中。一同被留下的,还有爱和怀念。